援沪44天,“重症八仙”管向东教授返穗

2022-05-23

       5月20日,援沪奋战44天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管向东教授圆满完成上海支援任务返回广州。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这已经是管向东教授第13次前往疫情发生地区指导和参与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工作。 

       作为“重症八仙”之一,2年多来,他的抗疫足迹踏遍了武汉、喀什、绥芬河、沈阳、绥化、哈尔滨、瑞丽、广州、张家界、郑州、上海等地,从新冠病毒原始毒株到最新变异株奥密克戎手中救治重型、危重型病患。

 

      “重症五仙”齐聚上海

       对40多家定点医院进行救治指导

       管向东教授接到国务院联防联控救治专家组的上海集结令是在4月6日。彼时的上海,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带来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病例开始呈现激增态势,一些老年、基础病患者群体中陆续出现了重型、危重型患者。

       4月7日火速抵达上海时,管向东教授就住进了国家级专家组所在的虹桥迎宾馆,并对20多家上海市定点收治医院进行救治指导。“定点收治医院中,有诸如上海瑞金北院这样的全国知名医院,也有不少新开辟的中等规模医院。” 管向东教授说。

 

▲管向东教授(右一)作为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临床救治专家组成员参与上海重症患者救治工作

 

       管向东教授和陆续赶来的四位“重症八仙”,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重症医学专家和精英骨干们分头开展工作,重点指导重型、危重型患者的巡查、会诊、抢救工作。“和其他毒株比较起来,奥密克戎毒株感染者的转阴时间缩短,一般10天左右即开始转阴,较之既往毒株14天以上的转阴时长缩短了5天左右 。此外,我们需要科学地认识奥密克戎毒株,那就是其带来的症状确实以无症状或轻微症状居多,重症率远小于其他毒株带来的疫情。”

       “但到了4月下旬,随着确诊和无症状感染人数持续增多,重症救治临床上的工作也开始紧张起来。最初的20家定点收治医院根据需要增加到了40多个。”管向东教授透露,此时,来自全国的支援也给重型、危重型救治工作带来了强大的支援,并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

 

       营养支持、中医运用、俯卧位通气

       三个“良方”有效遏制重型患者病情进展
 

       谈及此次上海重症救治的经验,管向东教授介绍,对重型、危重型病人而言,做好营养补充,做好中医药“一人一方”,落实俯卧位通气,这三个都是遏制病情进展的重要方法。

 

▲管向东教授(左一)与援护专家一道对重型、危重型患者进行巡查指导

 

       “和病毒性感冒之类的病一样,病人要吃好、喝好、休息好,才能更快恢复。”管向东教授说,一些基础条件比较薄弱、投入使用比较仓促的定点医院,部分老年患者有营养跟不上、循环不够好等现象。专家组巡查中及时发现并介入后,这种情况得到改善。“我们每到一地支援,都会建议当地政府提高患者的餐费标准。比如在喀什,我们就把病人餐标提高到了120元。必须要强调,好的营养是康复的基础。”

        中医药也在重症救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管向东教授表示,在包括武汉疫情和之后全国散发的40多次本土疫情中,医护人员能明确观察到中医药的疗效。“在重症转危重症的当口上,有些‘一人一方’的中成药是可以逆转病人的恶化倾向的,我们都深有体会。”

       此外,管向东教授还强调了俯卧位治疗的作用,其不仅适用于重型、危重型病人,也适用于进展较快的普通症病人。“俯卧位通气,再加上呼吸机、ECMO等高级生命支持系统的及时介入,对患者病情扭转起到了重要作用。”

 

       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希望重症资源、ICU床位数得到加强

       “尽管这次上海疫情形势复杂,患者人数众多,但我们无不坚守着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全力救治每一个病患。” 管向东教授说,“我接触到很多90多岁甚至100多岁的病人,绝大多数都被成功救回来了。只要有救治希望的,医护人员都全力以赴。”

 

▲管向东教授(右一)在上海开展会诊、查房工作

 

       2年多来,新冠肺炎对重症医学专业和重症救治工作带来了新挑战,管向东教授表示,当前我国医疗机构中的ICU床位与医院总床位占比大约为2%略多,即每100张病床中只有不到3张是ICU病床,而美国2015年报道达到15%。当前我国正在建设的国家医学中心、区域医疗中心的ICU床位比要求达到10%以上,但当面对大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重症资源仍然捉襟见肘。

       “诚然,让每一家综合医院都将10%的病床用作重症监护病床,并不现实。但有没有可能按照平战结合的考虑来设置一些隐形的ICU病床呢?平时是普通病床,有需要时能够紧急启用为重症监护病床。”这是管向东教授在思索的新课题。

 

(来源:新闻中心)